Trending

c罗转会最新消息fifa足球世界上海超滤纯水设备东契奇选秀模板是谁中国女排今日赛程中央处置三上将伯恩利vs埃弗顿伯恩利在哪个城市伯恩利城市伯恩茅斯对狼队伯明翰vs赫尔城伯明翰有几只球队伯明翰有哪些球队伯明翰老板是谁伯明翰队老板克拉文之塔任务详解克拉文农场克拉文农场多特蒙德克拉文农场最新克拉文农场球场扩建克拉文农场球馆克拉文农场的气氛克拉文农场进球视频克拉文农球场克拉文别墅球场关于莫兰特的文案凯恩马奎尔身价多少利物浦今天比赛直播利物浦俱乐部图片加的夫城vs富勒姆北雪平vs索尔纳华裔戴琦简介单机游戏农场牧场卡格妮琳恩卡特外网原神卢迪克图片名宿马奎尔身价多少哈里 马奎尔几号码哈里马奎尔大头哈里马奎尔技术特点圣安德鲁斯公园球场埃弗顿最新塞尔吉奥 阿奎罗女王巡游对赫尔城威图图片孙继海老婆安德烈德拉蒙德女友富勒姆vs卢顿几点富勒姆vs卢顿直播富勒姆主场球场富勒姆公司富勒姆切尔西啥关系富勒姆新球场富勒姆有多厉害富勒姆直播富勒姆科技富勒姆科技有限公司富勒姆纯水机富勒姆联赛积分富勒姆足球富瀚微老板是谁小凯文波特尤文历史十大巨星尤文图斯中文官网尤文图斯全部赛程尤文图斯壁纸尤文图斯微博尤文图斯最强阵容尤文图斯欧冠尤文图斯直播尤文图斯虎扑尤文图斯贴吧尤文图斯赛程尤文图斯赛程安排尤文图斯队尤文图斯队徽尤文图斯阵容巴伦西亚巴伦西亚俱乐部巴伦西亚最新赛程巴萨门将特尔施特根布克图片布莱克家境库利巴利图片德利赫特什么水平德利赫特国家队几号德利赫特国家队照片德利赫特实况德利赫特实况足球德利赫特排名德利赫特最新消息德利赫特最新状况德利赫特照片德利赫特英文名德阿隆 福克斯意甲尤文图斯意甲积分榜戈麦斯复出时间戴克托比马奎尔身价拜仁队摩纳哥主场叫什么摩纳哥球队摩纳哥队排名摩纳哥青年队摩西布朗文案短句干净治愈斯坦福桥球场斯莱特林头像动漫新秀莫兰特女友晨星农场灯光球场曼城 主教练曼城2022阵型图曼城ds足球赛程曼城上一任教练曼城俱乐部全部名单曼城历届教练曼城右后卫沃克救主曼城后卫名单曼城后卫有哪些曼城图片队徽曼城官宣瓜迪奥拉曼城官网中文官网曼城最新比赛赛程曼城有几个英超冠军曼城有名的边后卫曼城现在第一后卫曼城直播在线观看曼城缩写3个字母曼城网红左后卫门迪曼城赛程曼城赛程安排表曼城赛程赛果曼城足球队曼城转会名单曼城转会最新消息曼城队主教练曼城队员曼城队员名单号码曼城队徽情侣头像曼城队英文缩写曼联的主教练是谁曼联赛程赛程表曼联队历任主教练杜兰特伤势最新情况杜兰特选秀顺位名单格里兹曼格里兹曼德国武磊正式转会皇马沃尔夫斯堡沃尔夫斯堡工厂介绍沃尔夫斯堡直播灰熊莫兰特照片狼队vs富勒姆猪迪克动画片王俊凯割包皮图片瓜迪奥拉儿子瓜迪奥拉老婆简历皇家马德里官网皮克图片科尼赛克图片积分榜法甲篮球莫兰特图片高清网上最近很火的文案罗纳尔多英格兰超级联赛排名英超5天内连输曼城英超曼城冲击前三名英超曼城队英超曼城队队员名单范尼凯克感染新冠范尼凯克退役了吗范戴克什么伤范戴克什么时候复出范戴克伤人范戴克利物浦壁纸范戴克发表声明范戴克受伤范戴克国家队比赛范戴克国籍范戴克图片范戴克怎么了范戴克恢复训练范戴克欧冠壁纸范戴克背影范戴克英文范戴克资料范戴克还是范迪克范戴克金球奖范戴克高清60帧范迪克全名范迪克和范戴克范迪克对比瓦拉内范迪克手机壁纸范迪克背影图片范迪克足球高清壁纸范迪克还是叫范戴克荷兰中卫范戴克莫兰特185莫兰特qq头像莫兰特个人资料莫兰特个人资料身高莫兰特人生格言莫兰特代玛莫兰特励志素材莫兰特同届选秀莫兰特图片莫兰特图片选秀照片莫兰特图片高清莫兰特头像莫兰特头像和背景莫兰特头像图片莫兰特头像图片大全莫兰特实力排名莫兰特惊艳莫兰特榜眼莫兰特父亲和雷阿伦莫兰特父亲是谁莫兰特父亲身高莫兰特球衣壁纸莫兰特的壁纸照片莫兰特的座右铭莫兰特的模板是罗斯莫兰特的父亲莫兰特的爸爸是谁莫兰特的经典名言莫兰特真实身高莫兰特经典语录莫兰特肌肉图片莫兰特表情包莫兰特裸足身高莫兰特视频无水印莫兰特身高莫兰特选秀莫兰特选秀体测报告莫兰特选秀模板莫兰特选秀照片莫兰特那届莫兰特顺位莫兰特高清壁纸菲尔吉尔 范戴克西布朗维奇阵容西布朗赫尔城西甲皇马赛程贾姓的专属头像贾氏微信头像贾莫兰贾莫兰特体测数据贾莫兰特名言贾莫兰特女儿贾莫兰特帅气贾莫兰特扣篮图片贾莫兰特本人帐号贾莫兰特灰熊头像贾莫兰特生活照贾莫兰特的故事贾莫兰特真实身高贾莫兰特经历贾莫兰特虎扑数据贾莫兰特选秀报告贾莫兰特选秀视频贾莫兰特选秀顺位赫尔城vs谢菲联超纯水设备公司足球经理2022近的实验室超纯水机迪克戴克迪克范戴克迪克范戴克口音迪恩考特球场选秀莫兰特前面是谁阿斯顿维拉老板阿森纳新闻阿森纳有望降级吗阿森纳队大名单阿森纳队队员阿诺德图片阿贾克斯青岛富勒姆怎么样青岛富勒姆科技青岛富勒姆科技招聘马奎尔托比马奎尔现在身价
Tuesday Nov 29, 2022

西二旗草莓一哥互联网大厂最稳定的编外员工

小贾哥在西二旗进进出出,卖了几千车的草莓,也结识了上千名大厂员工——他们都在小贾哥的草莓群里。正是这些草莓群,帮着小贾哥在北京安了家、买了车、立了业,他比很多大厂人更熟悉这座城市,更了解西二旗这片土地的变迁。

每周一到周五,中午12点,这颗草莓头像会准时出现在十几个微信群里,群里挤满了网易、新浪、百度的大厂员工,小贾哥吆喝着草莓和其他水果抵达西二旗的准确时间,接着就出发了。

但最近,小贾哥已经一周没送草莓到西二旗了。群里的人都在问:“小贾哥怎么了?什么时候来?”——在西二旗,几乎找不到第二个流动摊贩,能拥有如此高的人气,被如此多的大厂员工记住名字。

小贾哥也着急,因为疫情,他被隔离了一周,少卖了几千盒水果。解封前一天,他从傍晚就开始就等,一直等到凌晨,收到解封通知才放下心来,觉也没怎么睡,和家里亲戚一起,花了半宿摘好一车水果,装满面包车的后备箱,第二天直奔西二旗。

抵达网易对面的停车场后——这块空地是小贾哥出售水果的固定场所——他的神情明显变得雀跃起来:“他们估计都等着我了。”他把车子靠着停车场的围栏停下时,围栏外边果真有已经有四五十个大厂员工,戴着颜色各异的工牌,颇有秩序地排成了一队。

这片空地,是网易员工和小贾哥一起选出的绝佳位置,过条马路就是网易东门,百度园区在旁边,腾讯和新浪的员工溜达来也不远。最重要的是,围栏上正好有个缺口,小贾哥从缺口处把水果递出来,大厂人就不用多绕上几百米了。

工作日的中午,整个西二旗排百米长队的地方大概只有两处,一处是大厂的食堂,还有一处就是小贾哥这里。路过的人整整绕一圈,直到看到堆满水果的面包车才恍然大悟:“嗨,我还以为是排队做核酸的呢。”

草莓快过季了,小贾哥今天只带了四十多盒,刚来几分钟就卖光了。一个穿POLO衫的人不愿意排队等,风风火火地从停车场侧门进来,如入无人之境,从小贾哥的后备箱里拿起几盒荔枝、番茄,又到地上的水果筐里拿了蓝莓、油桃,自在地穿梭,满满当当装了两大袋子、十来盒水果,冲着正在忙碌的小贾哥扔下一句,“群里转你钱啊”,转身就离开了。“这都是平时没时间买水果,囤好货周末带回家的。”小贾哥解释。

不到半个小时的工夫,四五百盒水果被“扫荡”一空。一个星期没来西二旗的小贾哥,成了大厂人最期待的客人。但这些等候的人里,少有人知道小贾哥的经历,他是大厂人最熟悉的陌生人。

十几岁时,小贾哥离开家乡河南,跟着亲戚去沿海打工,在面包厂、服装厂干过,11年前到了北京,开过滴滴、摆过地摊,甚至收过破烂。早早领略生活的艰辛,他没想过前路,也不知道会走向何方,只觉得钱永远不够花。那时的他没想到,11年后,他竟然在北京扎下了根,还成了西二旗的“草莓一哥”,连他还没上学的小儿子也会叫出他的名号,“网易东门小贾哥”。

小贾哥在西二旗进进出出,卖了几千车的草莓,也结识了上千名大厂员工——他们都在小贾哥的草莓群里。正是这些草莓群,帮着小贾哥在北京安了家、买了车、立了业,他比很多大厂人更熟悉这座城市,更了解西二旗这片土地的变迁。

“那时候腾讯还在清华科技园,网易在五道口那边也有办公楼。我还能去清华食堂吃饭,管得不严,可以办饭卡。”当时他摆摊的地方,就是这些大厂员工的必经之路。卖得久了,小贾哥头也不抬,一听声音,立马能知道哪个老主顾来了。也正是这些老主顾口口相传,给小贾哥的草莓带去口碑,将他一路从五道口推到了西二旗。

2014年,百度科技园落地中关村软件园二期,“那时候网易大楼还没建好,院子里什么都没有,窗户、门都还没装完,就是刚刚打好地基的感觉”。随后,新浪、腾讯等也先后落座。现在,站在软件园南街和软件园西三路的十字路口,百度科技园、新浪大厦、网易大厦和腾讯大楼四足鼎立,北边是联想总部,穿过软件园西路,是成片的高科技企业和科研中心。

小贾哥的水果生意,和在这里“落户”的大厂们一同拔地而起。互联网公司从五道口搬迁到西二旗,员工也跟着一道迁徙,小贾哥给西二旗送草莓的频率越来越高,后来,他索性自己也搬到了西二旗。

到2018年,小贾哥形成了稳定的路线分左右到网易,下午到学清苑、怡美家园等小区附近。如果水果不够卖,中途就再回去装一次,忙碌的间隙,偶尔打开微信群,消息永远都是99+。

这里汇聚了中国最顶尖的公司,但并没有慷慨地提供丰富的生活条件。中午12点左右,几乎所有的外卖员都会汇聚到距离西二旗地铁站400米的辉煌国际商城——这是西二旗的外卖据点,再将取到的食物送到半径5公里以内的各大公司。送外卖的路上,你能见到大楼、行道树和灌木,但很难看到一家小小的水果摊。

很长一段时间里,西二旗的大厂人被贴上“高收入、低消费”的标签——因为基本无处消费。在西二旗某科研所读博的龙彦就觉得,要在这里找一个消费的地方,最近的去处是上地华联,或者唐家岭的商场——它甚至不能被称作是商场,感觉更像集市。“这里啥也没有,只有人,一到周末,连人影都看不见了,大家都去回龙观了,那里住了很多互联网员工,消费也更多、更丰富。”所以,几乎是每隔几天,龙彦和同门师弟都会来小贾哥这里一次,买上十几盒水果带回实验室。

中午12点到14点,西二旗最热闹的当口,也是小贾哥做生意的黄金时间。每到这时,大厂人三三两两地走出来,绕着林荫道遛弯儿、聊天。结伴找小贾哥买水果,是时间消耗的一种,也是大厂社交的一环。

王果在百度工作了两年,她被同事拉进了小贾哥的“草莓5群”。过去的两年,她眼看着小贾哥的草莓群一路发展到“9群”,这还没算上她不知道的群,比如“北大草莓团”“草莓草莓”“山水草莓团购群”等。

在工作日,王果和大部分大厂员工一样,都是在工位上敲打键盘,或在会议室进行头脑风暴。到了饭点,关系要好的同事们结伴去食堂,但排队拿餐时能聊的话题,有很多得点到即止,长长的队伍里,很可能“隔队有耳”。但去小贾哥那里排队买水果,熟人就少了许多,这是她和同事为数不多的、可以完全放松聊天的时间。

小贾哥是西二旗当之无愧的“明星”。娱乐圈明星到新浪扫楼拍照,往往只有新浪员工开心,但西二旗来了小贾哥,无论哪个大厂的员工都会很开心。哪怕是在裁员浪潮一波接一波的时候,小贾哥的生意依然稳如泰山。他是个拘谨、不擅长表达的人,但做起生意来,又有一些独到的法门。

草莓好吃,当然是第一位的。小贾哥什么也不用多说,草莓就是他的名片。一开始,他是到种草莓的人地里去收,到了这两年,依靠在西二旗卖水果的收入,小贾哥已经建起两个草莓基地。“为什么要自己种,还是为了保证品质。”卖草莓的准备工作要从夜里12点开始,他和家人弯腰在大棚里小心地摘一整夜,才能保证第二天卖的草莓是最新鲜、品相最完整的。

别的地方卖水果按斤,到小贾哥这里,论份,一份多少钱,是最直观的,价格高些也不要紧,西二旗的年轻人喜欢这种方式,“因为他们对多少斤不太有概念”。坏了、不满意,还能随时换。有一次,王果在小贾哥那里买了一个椰子,拿回去之后才发现怎么也打不开,小贾哥二话不说,第二天立马给她换了一个新的。

最重要的是,小贾哥的水果摊,是找不到付款码的。他从不在现场收钱,大厂人从他这儿拎走草莓,自会在群里给他钱。每天结束后,他再打开手机里的草莓群,一长串红包,挨个儿点过去。

这是小贾哥的一大特色,也正合大厂人的胃口——时间至上,就像一位百度员工说的那样:掏出手机,挤在一起扫码,太过麻烦。

即使有时没收到转账,小贾哥也不会再去找顾客把钱要回来,他给予了西二旗百分之百的信任。“说不定人家忘了转呢,也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呗,大厂员工的素质还是很高的。再一个,要是人拿回去水果有坏的,(钱)也就不用转过来了。”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别的水果摊都卖不过小贾哥。最多的时候,小贾哥一天能卖1000多盒水果,他“用最简单的方式,做着最复杂的生意”。

▲网易东门停车场的栏杆处,大厂员工在拿小贾哥从里边递出来的水果。图 / 蒋瑞华摄

身在西二旗,小贾哥对“离职”这个词异常熟悉。他的朋友圈加了几百号大厂员工,这些人不吝于在朋友圈分享讯息。

前几年,离职意味着主动离开、薪资翻倍,从网易到百度,再从百度到头条,这是许多大厂人的路径,也有彻底离开,投身金融圈的,晒在朋友圈,就是一种社交货币。

前几年,一个离开西二旗的女孩,后来还联系过小贾哥好几次,问他能不能到国贸送一下草莓。从北五环到东三环,几乎横跨了半个北京城,小贾哥专程开车把她订的草莓送了过去。和当年将生意从五道口做到西二旗一样,草莓又跟随离开西二旗的人,一路到了望京、国贸,甚至通州。

但到了现在,裁员潮余震影响的当下,小贾哥感受到的离职信息,多少有些苦涩的意味。

偶尔有员工,会在买水果的时候随口说一句,以后可能不来了,再抱怨公司一两句,小贾哥只是默默倾听,偶尔安慰,前段时间,他甚至还亲眼目睹一个男孩去公司楼下维权。

但一切打量、好奇,都到此为止,小贾哥与大厂员工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我只知道好多人走了,不用问去了哪儿,一看朋友圈就知道了,或者我跟着去送点水果,或者有的就没联系了。”他最关心的,是摘最甜的草莓,找最靠谱的水果基地合作,再日复一日地给西二旗送来最新鲜的果盒。

小贾哥回忆着自己每天摘果、包装、送货的流程,摇了摇头,“我们再辛苦,也没有他们辛苦的”。但他认同一个朴素的道理:不论干哪一行,都得打磨出自己的竞争力。

现在来看,他的竞争力还在,西二旗“草莓一哥”的头衔,小贾哥稳稳地撑着。不论局势如何变化,行业如何震荡,买草莓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总归还有人来。

西二旗的午后看起来一切如常。下午2点,人群散去,林荫道上恢复了寂静。小贾哥站在空荡荡的水果筐旁,目送大家又重新回到那些巨兽一般的大厦里。提着水果的大厂人,应该已经回到了冷气充足的工位,按亮显示屏,开始下午的工作,而小贾哥也合上后备箱,准备离开西二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